<optgroup id="fdomd"><del id="fdomd"><tr id="fdomd"></tr></del></optgroup>
      <i id="fdomd"></i><thead id="fdomd"><del id="fdomd"><video id="fdomd"></video></del></thead>
      <object id="fdomd"></object>
      <object id="fdomd"></object>

      <thead id="fdomd"></thead>

        <object id="fdomd"></object>

          <font id="fdomd"><del id="fdomd"><video id="fdomd"></video></del></font>

          <thead id="fdomd"><del id="fdomd"><video id="fdomd"></video></del></thead>

          <object id="fdomd"></object>

          <object id="fdomd"><span id="fdomd"><small id="fdomd"></small></span></object>
            <thead id="fdomd"><del id="fdomd"><video id="fdomd"></video></del></thead>
            <object id="fdomd"></object>
              <object id="fdomd"><rp id="fdomd"></rp></object>
              <object id="fdomd"><rp id="fdomd"></rp></object>

              <thead id="fdomd"><del id="fdomd"></del></thead>
              
              <font id="fdomd"><del id="fdomd"><video id="fdomd"></video></del></font>
                <object id="fdomd"><rp id="fdomd"><big id="fdomd"></big></rp></object><thead id="fdomd"><tt id="fdomd"><tr id="fdomd"></tr></tt></thead>

                  <optgroup id="fdomd"></optgroup>

                    <delect id="fdomd"></delect>

                      <object id="fdomd"><option id="fdomd"><small id="fdomd"></small></option></object>
                        注冊

                        古蜀人參與過武王伐紂?這兩件彭州出土的青銅器或是戰利品


                        來源:川報觀察

                        偏居西南的古蜀,是李白詩中“爾來四萬八千歲,不與秦塞通人煙”之地。古代四川真的如此自我封閉嗎?

                        偏居西南的古蜀,是李白詩中“爾來四萬八千歲,不與秦塞通人煙”之地。古代四川真的如此自我封閉嗎?顯然不。三星堆出土的海貝、金沙出土的十節玉琮等文物,早已證明古蜀與周邊甚至亞洲地區展開著經濟和文化交流。

                        在四川博物院館,有兩件四川土出的中原式青銅器,也證明著古蜀和中原的密切關系,它們是刻有“牧正父己”和“覃父癸”銘文的銅觶。1959年,它們在彭州竹瓦街窖藏出土。

                        兩件典型的中原家族器出現在四川,被專家們認為極可能是古蜀人參與周武王伐紂時的戰利品或周王頒賜的擄獲物。

                        兩件銅觶來自中原

                        1959年,彭州竹瓦街出土了一批青銅窖藏。在出土的青銅容器中,除了精美銅罍之外,還發現了兩件有銘青銅觶。

                        它們器形看上去大致相同,器身扁圓,敞口,器頸微斂,腹微鼓,高圈足。細看之下,“牧正父己”觶的器身飾有變體的顧龍紋一周,正中飾獸頭,圈足為變體夔紋。內底刻有銘文“牧正父己”。“覃父癸”觶器身飾云紋,內底刻有“覃父癸”銘文。

                        四川博物院副院長謝志成介紹,兩件器物出土以后,學術界也很快展開研究,“專家們認為,這兩件觶制作精美,從形制、花紋以及銘文款式而論,可能為商末殷人的家族之器。觶底的‘牧正父己’和‘覃父癸’,應當就是氏族及其名號。”

                        這當然并非臆斷。最近幾十年,考古學家陸續在陜西關中平原西部的寶雞竹園溝墓葬商代晚期的銅爵,以及隴縣韋家莊1號墓商代晚期的銅尊、銅盉上發現過同樣的銘文。尤其是這件“覃父癸”觶的銘文,與竹園溝墓葬出土的“覃父癸”爵上的文字,無論行款還是字體風格特征,皆一致。故而認為其為同一批次器物,也有可能是同一家族之器。

                        覃父癸爵

                        已故的著名歷史學家徐中舒還考證,“覃父癸”之覃,應該是殷代主酒之官,其子孫因此以覃為氏。他認為殷代雖然已進入階級社會,但在奴隸主之間的氏族制依然存在。凡祖父的兄弟皆稱祖;父的兄弟皆稱父。“覃父癸”觶,應該就是覃氏兄弟為其父癸所作的祭器,而牧正父己觶也是同理。

                        覃父癸爵銘文拓片

                        或見證古蜀人參與周王伐紂

                        遠在中原的家族器,為何會千里迢迢被埋在四川呢?專家們認為,這極可能是史書中記載的蜀人參與周王伐紂的戰利品,或是周王頒賜的擄獲物。

                        謝志成說,《尚書·牧誓》篇曾記載周武王伐紂時,聯軍有“庸、蜀、羌、髳、微、盧、彭、濮”等8個部族。如今,來自中原的兩件觶在四川出土,它們的埋藏年代又在周開國之后,應當就是蜀人參加伐紂之役最直接物證。正是當年包括蜀在內的8個部族奮勇殺敵,最終“戰一日而破紂之國”,商滅。新成立的周將繳獲的戰利品頒賜給參與的8個部族,自是理所當然。

                        能夠率部族遠赴中原助力武王伐紂者,身份地位自然很高。事實上,出土兩件銅觶的彭州竹瓦街窖藏,還同時有銅罍出土,銅罍做為禮器是身份、地位的象征。古蜀的王族獲頒戰利品,并將其帶回蜀地作為周王褒獎的見證,世代沿襲。直到遭遇突然的變故,最終將其埋于地底。

                        [責任編輯:王萍]

                        • 好文
                        • 欽佩
                        • 喜歡
                        • 淚奔
                        • 可愛
                        • 思考
                        鳳凰政務

                        網羅天下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與鳳凰網無關。翻譯版本出于為廣大網友提供參考信息為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我們不對其科學性、嚴肅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證。用戶不得用于任何商業目的,不得以任何方式修改本作品,基于此產生的法律責任鳳凰網不承擔連帶責任。如有問題請聯系sichuan@ifengsc.com。本網指定法律顧問:四川開山律師事務所。

                        鳳凰中韓熱門推薦

                        今日推薦

                        鳳凰新聞 天天有料
                        分享到:
                        凤凰彩票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