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fdomd"><del id="fdomd"><tr id="fdomd"></tr></del></optgroup>
      <i id="fdomd"></i><thead id="fdomd"><del id="fdomd"><video id="fdomd"></video></del></thead>
      <object id="fdomd"></object>
      <object id="fdomd"></object>

      <thead id="fdomd"></thead>

        <object id="fdomd"></object>

          <font id="fdomd"><del id="fdomd"><video id="fdomd"></video></del></font>

          <thead id="fdomd"><del id="fdomd"><video id="fdomd"></video></del></thead>

          <object id="fdomd"></object>

          <object id="fdomd"><span id="fdomd"><small id="fdomd"></small></span></object>
            <thead id="fdomd"><del id="fdomd"><video id="fdomd"></video></del></thead>
            <object id="fdomd"></object>
              <object id="fdomd"><rp id="fdomd"></rp></object>
              <object id="fdomd"><rp id="fdomd"></rp></object>

              <thead id="fdomd"><del id="fdomd"></del></thead>
              
              <font id="fdomd"><del id="fdomd"><video id="fdomd"></video></del></font>
                <object id="fdomd"><rp id="fdomd"><big id="fdomd"></big></rp></object><thead id="fdomd"><tt id="fdomd"><tr id="fdomd"></tr></tt></thead>

                  <optgroup id="fdomd"></optgroup>

                    <delect id="fdomd"></delect>

                      <object id="fdomd"><option id="fdomd"><small id="fdomd"></small></option></object>
                        注冊

                        劉天池:整容解決不了成為演員要面對的問題,先認清自己是誰


                        來源:界面新聞

                        獲得千萬投資的劉天池,想要把表演教育的受眾從一個相對狹小的人群,延展到更加廣闊的普羅大眾中去。

                        獲得千萬投資的劉天池,想要把表演教育的受眾從一個相對狹小的人群,延展到更加廣闊的普羅大眾中去。這不僅代表著她跨出的全新一步,也意味著她即將承擔的更大責任。

                        圖源:劉天池微博

                        劉天池又將在誕生演員的路上邁出新的一步,不過這次她要從“單打獨斗”,變為領軍打仗的將軍。

                        11月,劉天池表演工坊獲得紅杉中國種子基金數千萬元投資——這也是繼愛奇藝的種子輪投資后,劉天池首次引進外部資金。觀眾或許很難想象她能與資本掛鉤,這樣一個在《演員的誕生》里怒懟流量的“表演信徒”,怎么會伸手要資本的錢呢?

                        但劉天池表示自己設立工坊并非為了圈錢。“帶一幫子還沒我自己一個人賺錢快。要是我一人掙錢,帶一個POS機就夠了。”的確,劉天池上節目前就不缺名氣。她親手帶出的學生唐嫣、文章、白百合等,不少都成了活躍在娛樂圈一線的藝人。學生們在微博上親切地和她互動,叫她“池媽”。后來,她又到張藝謀的《金陵十三釵》、烏爾善的《封神》等劇組做表演指導,“十三釵”中風情萬種的倪妮就是她教出來的,“那時候真的是一個鏡頭一個鏡頭地教,我在劇組里就像從前花船上的媽媽桑,開工之前還會喊一聲‘姑娘們咱們走起來’。”

                        《金陵十三釵》中的倪妮

                        劉天池在中央戲劇學院任教了20年,但她也有一段做演員的時光。1993年,她在張藝謀的電影《活著》中飾演鞏俐、葛優的聾啞女兒;2003年,她在電視劇《重案六組2》中出演因為嫉妒女兒太受丈夫喜愛,選擇殺死女兒的母親;最近的一次,是在2012年的電視劇《父母愛情》中出演高調碎嘴的秀娥嫂子。她所飾演的大部分角色,都是與生活相距甚遠,人物命運大起大伏、大悲大喜的。這些經歷也讓她在任教時多了一份自信:“很多老師沒有表演經驗,也不會教學生,但我自己覺得我在演員里是不丟份兒的。”

                        “她很會演戲,但她很早就決定不做演員。”她身邊的人這樣說道。業內認可她的演技,也認可她教人的本事。最初先是一些導演請她幫忙教幾個孩子。后來她覺得一個人忙不過來,要教的東西又太多,就成立了“劉天池表演工坊”。

                        2016年,劉天池在北京租了個場地,把總共1900平米的地方改造成擁有教室、辦公區域、行政區和排練廳的教學場所。迄今為止,工作坊已經開設了9期培訓班,招募了180余學員,這其中一半以上是華誼、天娛、華策等數10家經紀公司送來的新人。對于這部分學生,工坊為其設置了臺詞語言班和身體語言班,用以解決新人演員面對鏡頭時的兩個基礎技術問題。

                        秋季班的部分學生(圖源:劉天池表演工坊微博)

                        而與傳統的學院派表演課不同的是,劉天池還為他們開設了“呼吸課”、“探索課”、“說話課”。她把表演工坊定位為“通識教育”,而非短期的演技培訓班。她想在這里為學員創造“安全感”,幫助他們找到自我、釋放自我、塑造自我。

                        目前,工坊擁有的30多名專業老師均出身于中央戲劇學院表演或導演專業科班。其中不少就是劉天池此前帶過的98級、01級、02級學生。比如一畢業就去《非常6+1》做表演指導,后又去策劃《笑傲江湖》、《歡樂喜劇人》的秦越。但劉天池覺得還不夠,她想繼續招納文學、哲學、心理學等專業的教師,讓演員的內在修養和知識體系豐富起來。她深知教師的匱乏,所以嘗試與國外及北大、清華等高校接觸,志在建一個科學的培養教師的體系。

                        劉天池坦言,選擇教師的標準,必須是學表演專業,同時有多年社會實踐經驗的人。她做表演工坊,是希望在教學的同時,可以讓多種表演的教學方法,有交流與共融,只有教師隊伍完善了、多樣了,教學才能更有成果。

                        然而在教學當中,劉天池也不得不承認,不少年輕人沒有做演員的天分。她能做的,只是幫助他們學會關注自己,意識到自己不是為別人的評價而活著。這樣一來,即使他們不能成為演技派,也能完成好自己能駕馭的那一部分。

                        對劉天池來說,工坊未來最理想的狀態,是能實現自主招生。在繼續進行目前已有的To B端業務,為各家經紀公司送來的藝人、身處轉型期的演員進行表演訓練,并受劇組邀請下組指導、選角的同時,劉天池還想打開To C端用戶,為更多人提供表演體驗和教育活動,比如針對戲劇愛好者、普通白領的表演興趣體驗坊,針對高端商務人群的表演拓展,以及線上的表演公開課等等。劉天池想把自己對表演的認知擴展至盡可能廣的人群,甚至輻射到中小學,嘗試推動全民藝術教育的普及。

                        劉天池與清華話劇隊(圖源:劉天池微博)

                        每次一談到表演,劉天池總是有很多東西想要和大家分享。她惋惜道,資本和學校擴招把盤子全攪亂了,藝術變成了商品,以至于現在難出好演員。“演員是一項需要呵護的細膩職業,需要時間、安靜、思考,甚至給自己開刀。但社會不給這個時間、這份土壤,演員只能快速成長為‘成品’。”

                        圖源:劉天池微博界面娛樂對話劉天池

                        有才華的學生得不到賞識

                        我來背書行不行?

                        你是怎么想到在學校外開表演工坊的?

                        劉天池:因為我自己的學生突然被竄紅的人頂替了角色,那我還在學校教干嘛?

                        這個流量的時代,有才華、喜歡表演的孩子居然沒有辦法得到別人的賞識。在學校學了三四年,還抵不過瞬間出來的流量明星。我就想走出校園,沖動地采訪別人,問他們是不是不需要演員了,可以放棄教學了?他們回答:“沒有,我們需要演員,但我們不知道哪里有好演員。”我以前上學的時候,那些導演都會去看期末匯報,然后再選演員,我在《活著》里的角色就是這么被選中的。

                        《活著》中的啞女鳳霞(劉天池飾)

                        但現在不是,所有導演被屏蔽了,然后制片方會拿來一堆流量明星,說:他有流量,我們能賣得出去。這樣一來,導演選擇演員的權力就轉移到了資方和粉絲那里,導演的創作被掐死了。我們沒有演員,學校又不培養流量,沒有粉絲經營,這個時代全亂了。那我就想,我來背書可不可以?我來推薦我的學生。所以就開始去劇組、公司推薦演員。

                        后來,我發現僅僅是推薦還不夠。由于拍攝時間短,演員還需要把學校里學到的東西快速地轉化成實戰的技巧,這中間的一環缺失了。另一個就是年輕演員突然被扔到劇組,在鏡頭前表演也缺少老師的陪伴,我的工作就是踩在這個基礎上成立起來的。

                        為什么現在的劇組會需要表演指導?

                        劉天池:以前當導演的門檻高,他們也懂得如何給演員說戲,而且創作周期很長,五個月、六個月都是常事兒。

                        現在劇集更多,導演不夠了,很多其他領域的人也開始轉型做導演。但他們既沒有把導演的東西消化掉,也沒有把導演與演員的這一門課學清楚。于是他們和演員溝通時常常會處在兩個頻道,主題思想都有偏差。

                        而演員又參差不齊,有多少的演員有足夠的能力可以鑒別劇本、完成角色的創作呢?這種演員也少。

                        大家都成了“半身兒”,一對“半身兒”湊一起,能湊一“全身兒”嗎?現在已經很難找到個個都是“全身兒”的劇組了。

                        當然,最重的鍋應該甩在文學身上——文學坍塌了。但文學界也很痛苦,他們現在生產不出內容,都是網絡文學。文學坍塌,也會導致藝術的坍塌,因為我們沒有思考的參考資料,文學是我們的參考書。

                        圖源:劉天池微博

                        這些年沒有出現特別好的演員,您覺得是什么原因?

                        劉天池:兩方面的原因。一方面是資本大量涌入導致劇集越來越多,藝術當成商品在販賣。另一方面,學校擴招也影響了演員的質量。

                        我們上學的時候,三個院校一年總共也就錄取30-40人,而現在一個學校就招50-70人,一年能出200-300個演員,那怎么可能啊?師資比也隨著擴招逐年下降,從六個人帶一個班到四個人帶一個班、兩個人帶一個班,現在是一個人帶一個班。你告訴我,我們怎么教?

                        教育本體出了問題,再加上資本大潮的涌入,整個盤子全攪亂了。大家就會懷疑,不用學是不是也能成為明星?不活動,是不是過了這村就沒這店了?沒有人會踏實下來。

                        表演是要跟“嬰兒”接觸的職業,它太細膩了。誰能隨時隨地地哭呢?淚水是人崩潰、脆弱到極點而又無法宣泄的產物。正常生活在這個空間時,要想把他的心挖開,不用技巧地讓人產生淚水,只能慢慢地、悄悄地給它拽出來。人不可能是水龍頭,開了就流眼淚。

                        所以演員是需要呵護的細膩職業,需要時間、安靜、思考,甚至給自己開刀。但社會不給這個時間和土壤,演員只能快速成長為“成品”。這就導致行業內的表演走表面化,缺失了內核的東西。

                        所以常年扎根舞臺劇的演員,因為有更多時間沉淀,是不是比演影視作品的演技更高?

                        劉天池:其實這就是分寸的問題,無非是用全身演戲、半身演戲和用臉演戲,情感的表達是一致的。一般來說,舞臺劇演員一定比電視劇演員更扎實,因為他練的是全身的東西,他知道自己身體的任何一部分都可以表達情感。

                        但很遺憾的是,現在大部分演員都不演舞臺劇了。舞臺劇演員不摻假,演得好不好觀眾會直接給反饋。演得好,演員能感受到場是暖的,演得不好,舞臺都是涼的,演員是自知的。但影視劇演員就沒有,導演是單一信息,判斷會有誤差。

                        在劇組的教學和在學校有什么不同?

                        劉天池:從91到98年,我做了七年的演員,從98年到今天,我做了20年的教師。有很多老師是才跨出校門就教學,社會實踐是薄弱的,嚴格意義上講他都不是一個好演員。相對應的,許多演員演了30年戲,但沒有研究教學,沒有辦法教授別人,或者他教授的東西都是感覺,光是感覺可不行。

                        就像你對演員說:你演的這個人物不夠鮮活、沒有質感。但怎么幫他把鮮活和質感找到,這是教學法。

                        我當過演員,也當過老師,當我把演員和教學結合起來的時候,就比單純的老師或者演員力量要大。

                        您的教學理念是怎么形成的?

                        劉天池:這得益于我的恩師高景文老師,他特別通透。當年,他帶的第一屆就是鞏俐那個班。在課程中,他把國際上許多表演學派的東西全部吸納進來,糅合后再剔除那些沒有意義的內容,形成了自己的一套學院派表演方法。這套方法影響了85班——鞏俐那個班,然后是91班——我們班;之后又影響了93班,也就是朱媛媛、李乃文那個班。

                        高景文在《外鄉人》飾演陸文昌

                        但是帶完那個班后,老師身體每況愈下,后來就離開學校了。但他的這套東西,在戲劇學院看來,有點離經叛道、不夠傳統。他讓我們班做沙龍、寫作,讓我們知道文學和思考的重要性。他把一般分開教授的感受力、注意力、表現力練習串在一起,不讓任何一環掉下來。我就是學習的他這一套,一套練習,一貫到底。

                        另外,我也會看其他派別的東西,比如體現派、表現派、方法派的,并從中沉淀訓練演員的方法。我還會看物理學、哲學上的東西,向生活學習,刻意地讓自己去買菜、做飯等。生活是變的,要吸納這些日常內容,找到和觀眾同頻道的方法,才能讓教學更豐富。

                        設立表演工坊,招納更多不同學科的教師,把表演教學的規模做大,這個想法是什么時候產生的?

                        劉天池:這種想法是逐漸產生的,《演員的誕生》是很大的一個“爆點”。

                        在《演員的誕生》之前,我在圈里有這種想法,但不會有那么強烈的沖動和責任感。我只是點對點地解決個人問題或是劇組里的問題。《演員的誕生》播出之后,我發現很多人想找我探討“演技”,責任感是那時候誕生的。

                        劉天池在《演員的誕生》中指導謝娜

                        這時候我發現,原來有這么多人關心表演,甚至還形成了全民熱潮。大家關注這個節目,意識到自身對表演的認知有點偏頗。從這以后,我就想要設立工作室,傳遞自己對表演的觀念,也許我對,也許我錯,但是我不傳遞,就代表著我永遠都不知道什么是對,什么是錯。我認為自己有義務,或者說我愿意證明我的想法是對的。錯不怕,怕沒人做。

                        沒有真正“活著”的流量明星

                        有什么資格當演員?

                        在您的表演工作坊學習的流量明星會有哪些演技上的問題?

                        劉天池:不少年輕孩子的生活窄到只有飛機、房車和酒店這幾個地方。接觸的人群也很單一:經紀人、助理。

                        所以我們面對的最大問題是這些孩子脫離生活。他們看的是電視,接觸的是經紀人,展示的是宣發團隊設立的人設,他們沒有真正“活著”,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誰。

                        劉天池在給演員們講戲

                        而表演這件事情承載的應該是真實。很多孩子來的時候帶妝,我就會讓他們卸掉。整容解決不了成為演員要面對的問題,要先認清真實的自己,再用今天的審美去變換。

                        演員必須有樸實的價值觀,不是好高騖遠,也不是妄自菲薄,而是要踏踏實實地感受自己對事物的真實態度,遵循自己的生長規律。

                        先認清自己,之后還需要做什么?

                        劉天池:我一般在他們剛來時問:“你媽媽有沒有腰疼,你爸爸頭發什么時候開始變白的?你周圍的人有沒有傷痛、情緒不好?你知道車站里的人群買票回家有多艱難嗎?你能從他們的身上看到一個群體在掙扎生活嗎?”

                        如果他們都不知道,都看不到。那我試問:你們有什么資格當演員?如果演員不能關注別人,不能換位思考,怎么能叫做演員?

                        可能明星和演員本身就是兩類人。

                        劉天池:是的,明星就是明星,演員就是演員,是一定要區分開的。如果你選擇去當明星,就要成為輿論中被設定好的假人,剔除和殺死自己所有的情感。就像我和我的女學生說的:女明星成長之路有兩條,一條是憑自己的真本事,另一條是掐死自己所有的情感,去陪吃陪喝陪睡。兩條路怎么走,全憑你的選擇,但誰都別踩著這兩邊,選擇了也別再后悔,一條路走到黑。

                        我一般會尊重大家的選擇,并教他該學的東西。如果選擇成為演員,我會用演員的方式方法教你怎么成為好演員,這是我工作室必須明確的。

                        對于各家經紀公司的孩子來講,每個來的孩子都希望自己能成為演員。只是這個群體里有的人可能更適合當演員,有人不適合。當然最理想的還是我可以自主招生,我一定會努力做到那一天。我的工作室才剛剛成立一年,這個還需要時間。

                        馮小剛、烏爾善、姜磊、亞寧等業內人士來觀看訓練班結業匯報演出(圖源:劉天池微博)

                        流量明星在這兒接受了培訓,回去后真的會有很大改變嗎?

                        劉天池:那個時候的他能潛移默化地意識到自己不是為別人的評價而活著,會活得好很多。能成為流量明星,說明他身上一定具備比普通人特殊的地方,只是沒有人給他翅膀。表演讓他能駕馭這個翅膀,變得自信。

                        即使沒辦法在短時間內成為大演員,他也可以把自己能駕馭的這一部分完成好,我們的工作能起到這個作用就夠了。我沒有期望三個月內把誰變成“于是之”(編者注:中國話劇的代表人物,代表作《茶館》、《龍須溝》),但我可以把王俊凱再變成“王俊凱”,去掉固有的“TFBOYS”的標簽。

                        劉天池在指導王俊凱(圖源:劉天池微博)

                        操作層面,怎么引導這些孩子,讓他們學會塑造更鮮活的人物?

                        劉天池:我的教學會分為兩部分:一是鼓勵大家從現在開始獨立思考。他們之前長期壓抑自己,經營公眾形象,這都是假的,我特別希望能在教學中剔除假的東西。我們會用很短的時間和學生產生聯合,讓他們了解真實的東西多么有力量。不要當棉絮,而要當有血有肉、有情感、有表達能力,同時有態度的人。

                        在訓練過程中,我們有爆發力、感受力的練習,幫助他們真正釋放自我。被長期壓抑的人,突然有可以謾罵的空間時,他會感覺到很暢快,這是人宣泄情感的權利。在表演這課堂當中,我們給你釋放的空間。當他全部釋放后,就會變得松弛,松弛也是表演的第一要素。人只有松弛了,才會感知到世界發生了什么。

                        劉天池在鼓勵演員釋放自我(圖源:劉天池微博)

                        二是我會讓所有孩子覺得排練廳是安全的。有了安全感以后,他才能發現獨特的自己。正確地認識和感知自己,這是我們最重要的課程環節。當然這其中會摻雜著表演訓練,但最值得注意的有兩點,一是自己的真實,二是是獨立的思考能力。

                        獨立思考的能力很難短時間培養出來吧。

                        劉天池:的確,可能我不能給學生建立起完整的體系,但我會引導他們去閱讀、思考、走到表演的正路上。

                        除了經紀公司告訴他的公眾形象之外,他還會發現更重要的是找到自己。這個找到了后,要學習的就只有表演的技術了。

                        怎么哭、笑、爆發、交流、分析人物和劇本都是技術層面的,一點兒都不難,難的是能不能把這個人找回來,讓他成為“活人”。未來他再去創造“活人”的時候,自然就知道通過別的手段來塑造另一個“活人”。但首先,他得是“活的”。

                        劉天池(中)與表演工坊的部分老師(圖源:劉天池微博)

                        所以我會幫他們先疏通好一個人的正常行為,建立起他的思想鏈條和身體鏈條,這些調整好了,人就活了。

                        現實生活中,對方要說什么做什么是未知的,但這些在表演中是已知的,如何在已知結果中表現未知,抓住所有的信息,并像第一次交談和行動一樣,這是演員的任務。在中戲,這樣的課程叫“交流與判斷”。

                        哪種學生是好苗子?

                        劉天池:這和老師的個人喜好有很大關系。挑學生是近距離的搏戰,老師喜歡怎樣的人,就決定了一個班可能會出現一群怎樣的人。就像以前的行當,程派選程派喜歡的,梅派就選梅派喜歡的。

                        我選擇的時候,形象這一部分大約占40分,我會放在一邊。我更看重其余的60分,就是他(她)內部的素質、這個孩子的獨特性。比如他是否擁有獨立思考的能力,現在這樣的孩子是鳳毛麟角。表演需要把人物的精神世界立起來,除了作者給定的內容,還要去讀懂他、認可他、詮釋他。不能獨立思考的人做不到這一點,聽話的孩子太可怕了。但如果會思考,可能調皮一點、偏執一點,那是思考的深淺的問題,可以引導。

                        劉天池在劇組選角(圖源:劉天池微博)

                        除了有獨立思考的能力,還有別的要求嗎?

                        劉天池:表演是從心理學來的,演員的洞察力和觀察力一定異于旁人,要特別敏感、細膩、心細如塵。如果不對角色進行掃描,那演出來的叫做“照片兒”,不是活的。只有與角色的世界觀掛鉤、代替角色感知、穿透他的靈魂,才能演活角色,這背后是演員盤根錯節的修養體系在支撐。

                        優秀的演員可以在任何人的腦子里找準他的世界觀。所以做演員是不停學習的過程,技巧學到了,其他的東西也要不停地積累。內在素養與生活積累、文學和美學修養等很多東西掛鉤,這些儲備越多,將來使用“技術”時才能看不出來“技術”。現代人操之過急,基礎還沒打好就想“飛躍”。

                        [責任編輯:王萍]

                        • 好文
                        • 欽佩
                        • 喜歡
                        • 淚奔
                        • 可愛
                        • 思考
                        鳳凰政務

                        網羅天下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與鳳凰網無關。翻譯版本出于為廣大網友提供參考信息為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我們不對其科學性、嚴肅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證。用戶不得用于任何商業目的,不得以任何方式修改本作品,基于此產生的法律責任鳳凰網不承擔連帶責任。如有問題請聯系sichuan@ifengsc.com。本網指定法律顧問:四川開山律師事務所。

                        鳳凰中韓熱門推薦

                        今日推薦

                        鳳凰新聞 天天有料
                        分享到:
                        凤凰彩票官方